天津文明网
文明要闻 区县传真 重要论述 讲文明树新风 文明创建 道德模范 天津好人 讲述身边的感动故事
公告公示 媒体关注 联盟联播 我们的节日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 公益广告 身边好人爱心平台
 
  首页>媒体关注
 
追寻光明的革命夫妻
发布日期:2021-03-22 11:26:00
 

  一位是流亡到中国,讲着一口蹩脚汉语的朝鲜男子;一位是曾多次拒绝名门望族少爷公子,奉行独身主义的中国女青年。两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人,因为革命走到了一起,并结为真正的革命伴侣,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奉献一生。这段超越民族的革命爱情故事发生在天津。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李铁夫、张秀岩夫妇。

  奉命假扮夫妻 

  1934年年初,天津英租界小白楼附近的朱家胡同(今解放北路和曲阜道交口处)搬来了一对年轻“夫妻”。这对“夫妻”正是中共党员李铁夫和张秀岩。他们此次的任务是以夫妻身份为掩护,在天津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在此之前,李铁夫和张秀岩互相并不认识。二人都历经考验,有着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

  “丈夫”李铁夫,原名韩伟键,1901年生于朝鲜咸镜南道。他曾留学日本,组织共产主义研究会,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读书。其间,研读大量马列主义着作,打下了深厚的理论基础。返回朝鲜后,他致力于民族解放事业,1926年被选为朝鲜共产党中央委员,1928年被反动当局通缉,流亡至中国。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者,他选择留在中国继续从事革命活动,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李铁夫克服了语言交流、生活习惯等种种困难,冒着生命危险,坚持革命工作。1933年,李铁夫在北平出席反帝大同盟党团会议时不幸被捕。在狱中,他经受了残酷的肉体折磨和严峻的生死考验,始终没有吐露党的秘密。同年7月被保释出狱后,他几经周折再次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不久,被派往天津担任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部长。

  “太太”张秀岩,1895年生于河北霸县。早年求学于天津女子简易师范学校,后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在李大钊的影响下接受马克思主义,投身革命。1925年到北京香山慈幼院任语文教师,参加党的秘密工作。1926年,经郭隆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任香山慈幼院党支部书记。1933年,她被派往天津,以南开中学教员身份为掩护,从事革命工作,任天津文化总同盟党团书记。不久,调入中共天津市委机关工作。

  假扮夫妻开展工作,对李铁夫、张秀岩来说,既是党组织交予的一项光荣任务,又是一次全新的考验。此后,“夫妻”二人开始了新的生活。

  革命情感升华 

  按照党组织要求,“夫妻”二人安顿好“家”后,迅速进入角色,积极开展党的工作。李铁夫汉语发音不标准。为避免引起敌人注意,他自称姓杨,是福建人。二人外出时,总是手挽手,形影相随,看起来非常恩爱。平日里,张秀岩借着上街买菜的机会传递信件和通知。每次开会,同志们都以“走亲访友”的名义,到二人“家”中聚会。如此,既瞒过敌人耳目,顺利开展党的地下工作,又掩护了党的工作机关,保证了党组织和党员的安全。在生活中,两个人彼此尊重,相互照顾。张秀岩打心眼里敬佩李铁夫。她觉得,一个朝鲜人远离故土来到中国,为中国革命忘我奋斗的精神是崇高的,是值得自己学习的。李铁夫身体不太好,张秀岩细心照顾。张秀岩生病时,李铁夫为她查药典找药方,陪伴在其左右。朝夕相处,令两个人在革命友谊的基础上建立起真挚的感情。同年,李铁夫、张秀岩正式结为革命伴侣。

  婚后,张秀岩在北宁铁路宁园图书馆谋了一份差事,每月收入二叁十元。李铁夫没有公开的社会职业,没有经济收入。他们的生活全靠张秀岩微薄的薪金维持,经常是粗茶淡饭。他们省吃俭用,将收入的大部分用于开展党的活动,有时还要支援更困难的同志。有一次,一位同志被营救出来后,连穿的衣服都没有。李铁夫把自己仅有的一件大衣送去当铺当了点钱,给那位同志买衣服穿。冬天外出时,李铁夫没有大衣,只穿件棉袍。尽管生活条件艰苦,李铁夫、张秀岩夫妇仍乐在其中。他们经常一起学习《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理论着作。

  夫妻二人非常喜欢与青年人打交道,对革命青年寄以厚望。李铁夫经常结合斗争实践启发教育革命青年,并从他们中间物色骨干,大胆提拔重用。对待自己的侄辈,夫妻俩以身示范,谆谆善诱,用马克思主义观点为他们分析中国社会现状,鼓励他们参加革命。在他们夫妇二人的影响下,张秀岩的几个侄子、侄女先后走上革命道路。

  共渡艰难处境 

  20世纪30年代初,在王明“左”倾机会主义的影响下,北方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很多同志被捕牺牲,党在白区的力量被迅速削弱,李铁夫痛心疾首。本着对党高度负责的态度,1933年10月至1934年2月,他先后写了《关于党内问题的几个意见》《关于官僚主义的严重性》《左倾机会主义的反动性》等文章和意见书,对河北省委工作中“左”倾盲动行为提出尖锐的批评。

  尽管李铁夫的意见得到党内许多同志的支持,但由于临时中央内“左”倾路线推行者极力反对,李铁夫的意见被批为“右”倾取消主义的“铁夫路线”。张秀岩因支持李铁夫的意见,和丈夫一起被取消了党内工作并被切断同党组织的联系。

  这个处理决定给李铁夫、张秀岩造成了极大的思想压力,但他们没有因此消沉,而是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李铁夫以“仰望光明”作为座右铭,坚信共产主义事业必胜。夫妇二人满怀热情,继续为党工作,时刻等待着党组织的召唤。

  1934年5月,中共秘密党员吉鸿昌、南汉宸等人根据上级党组织指示,在天津组建了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对国民党中抗日反蒋势力开展统战工作。李铁夫不计个人得失,积极投身这项工作。他还为吉鸿昌组织的爱国人士培训班上课,宣传革命真理和党的抗日主张。为了推动天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他经常夜以继日地工作,还从拮据的生活费中挤出钱来创办革命刊物,开展党的宣传活动。

  1934年冬,李铁夫、张秀岩冒着被国民党反动派抓捕的危险,深入到工人、学生和广大市民中开展抗日救亡宣传。他们创办的《华北烽火》《天津妇女》《民众抗日救国报》等进步报刊,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有力地推动了天津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

  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后,李铁夫、张秀岩参与发起组织“一二·一八”抗日救国示威游行。他们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与爱国青年手挽手、肩并肩,迎着反动当局的刀枪,振臂高呼抗日口号,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道理。

  梦里依稀云岗论 

  1936年春,刘少奇受中央委派来津主持中共中央北方局工作。他到任后,立即着手肃清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的影响,充分肯定了李铁夫的意见和他在恶劣环境下所从事的工作,并任命李铁夫为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同时任命张秀岩为市委副秘书长。从此,李铁夫、张秀岩夫妇担负起天津党的领导工作。

  1937年春,党组织派李铁夫到延安参加党的白区工作会议,并安排张秀岩一同前往。张秀岩考虑到天津党的工作正处于恢复和进一步发展的关键时刻,便谢绝了组织上的安排,坚持留在天津继续工作。不料,这次分离竟成了这对革命夫妻的诀别。

  李铁夫到延安参加会议后,不幸染上伤寒病,医治无效,于当年7月病逝。在李铁夫病重期间,党中央给张秀岩发来“大哥病重”的电报。张秀岩日夜兼程赶到延安时,李铁夫已被安葬在清凉山上,张秀岩未能见上丈夫最后一面。     

  面对丈夫的病逝,张秀岩无比心痛。想到两个人曾经一起工作和生活的点滴,张秀岩的泪水夺眶而出。但她明白,对丈夫最好的祭奠,就是去完成他未竟的事业,必须要振奋精神,继续战斗。于是,她将李铁夫生前用过的毯子和怀表带在身上,化悲痛为力量,全身心投入党的工作中。她曾说:“鲁迅是‘梦里依稀慈母泪’,我是‘梦里依稀云岗论’(云岗是李铁夫的化名之一)。”李铁夫的革命精神时刻激励着她奋力前行。

  作者:曹冬梅

  来源:2021年3期《天津支部生活》(党建版)

 
责任编辑:洪 涛 稿源:天津支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