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文明网
文明要闻 区县传真 重要论述 讲文明树新风 文明创建 道德模范 天津好人 讲述身边的感动故事
公告公示 媒体关注 联盟联播 我们的节日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 公益广告 身边好人爱心平台
 
  首页>媒体关注
 
殡葬服务业的新生态与新力量
发布日期:2021-04-12 11:03:00
 
 

入殓师冉毅炫在给逝者化妆。

  让“90后”姑娘倪樱津想不到的是,身为墓园客服代表的她,以前打打电话就基本完成工作了,而现在她得不断学习新知识和新技能,以适应殡葬行业的新需求。

  去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清明节期间,一些身处高风险地区、或身居国外无法回国的逝者家属纷纷拨打墓园电话,询问是否能提供代客祭扫的服务。墓园立即启动这一业务。为让逝者家属放心,墓园给每一单代客祭扫服务全程拍摄,剪辑成5分钟的视频,发给家属用以长久保存。今年,在预约、限流的前提下,代客祭扫这一业务仍在延续运营着。

  为了完成新任务,倪樱津和墓园的工作人员都开始学习主持、礼仪、视频拍摄剪辑技能,她感觉这一行业的发展速度太快了,自己要学习的知识还很多。“给逝者摆放鲜花,这也是一门技术活儿。我还得继续学,一定让逝者家属满意,制作出来的视频效果真实感人,有长久保存的价值。”她这样说。

  代客祭扫,需求很多 

  去年清明节前夕,倪樱津接到来自大连的一位客户的代祭扫请求。当时,大连地区正在暴发疫情,该客户无法回津祭扫,其父母就安葬在倪樱津服务的墓园。

  这位大连客户令倪樱津记忆深刻。他和妹妹都在大连工作,每到清明节,兄妹俩都会联系倪樱津,询问前来祭扫的相关事项。记得前些年,这对兄妹每次都坐飞机回天津祭扫。即使飞机半夜抵达天津,他们也会第一时间赶到墓园,坐在墓园外的空地上给逝去的父母手工制作一些用于祭扫的工艺品。兄妹俩一丝不苟的样子和他们对父母的感情令观者动容。

  2020年,虽然兄妹俩非常期望能在清明节前夕回津给父母扫墓,但严峻的疫情形势让他们无法踏上回津的道路。于是,他们联系了墓园的倪樱津,询问是否能代他们为父母祭扫。当时,墓园共有十多位客服代表,接到的代祭扫服务的需求很多。

  墓园推出了叁种套餐供客户们选择,包含不同种类和数量的鲜花、糕点、水果等,最低仅60余元,最高也只有400多元。这样的价格,比客户自己去市场上采购还要便宜。为保证服务的标准化、规范化,墓园组织10多位客服代表学习祭扫礼仪和视频拍摄技巧,还集中采购了一批手持云台,保证拍摄视频的稳定性和画面的清晰度。

  倪樱津介绍,代客祭扫服务主要有两部分,先举行一个祭拜仪式,再去擦拭逝者的塔位或墓碑。祭拜仪式叁人一组,由一个主持人、一个礼仪员和一位视频拍摄者组成。“我们会跪拜逝者,像家属一样表达缅怀和哀思之情,整个过程庄严肃穆。”倪樱津说。

  小倪也参与过视频拍摄,这个工作需要认真负责。具体来说,拍摄者要把逝者的姓名、台上的供品(对应预订的套餐)以及塔位上的文字拍摄清楚,每个流程都要有视频片段,既要保证视频的时长控制在5分钟之内,又要保证真实可验性。“水果、糕点等,也会在代祭扫结束后,通过快递邮寄返还给家属。”倪樱津介绍说。

  还有一位身在澳大利亚的阿姨,由于疫情原因和女儿一起滞留在了国外。阿姨和女儿联系上了倪樱津,诉说着对亲人的思念,电话里已泣不成声。最后,她们小心翼翼地提出请求,希望墓园能代她们祭扫亲人,以完成她们的心愿。倪樱津安抚过阿姨后,与同事组成一组,共同完成了这一代祭扫服务。当她通过微信把祭扫视频发送给远在海外的阿姨时,阿姨非常感动,并询问倪樱津:“我任何时候都能找到你吗?任何事情都能托付于你吗?”倪樱津给予对方肯定的回答。

  这是生者对逝者的一份情感寄托,也是家属对墓园的一份信任,不容辜负。倪樱津时时有一种使命感,“我们是代替家属去完成一份份心愿。通过这个过程,我们也受到感染。”去年清明节、寒衣节前,墓园的代祭扫业务大幅增长,每天,倪樱津和同事们都要完成20多份代祭扫业务。

  另一位姑娘李秋遐,在墓园工作已4年多了。去年,因为疫情无法现场祭扫逝者,很多逝者家属与她联系。一些家属由于对亲人过于思念导致情绪失控,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李秋遐只得耐心地开导他们。为了能与服务客户保持顺畅交流,李秋遐购买了不少心理咨询类的书籍来学习,遇到情绪失控的客人,她慢慢引导他们,最终让服务客户们一点点地平复心情。

  一位在北京养老院里生活的阿姨,其丈夫安葬在李秋遐所就职的墓园。因疫情原因,这位阿姨不能离开养老院,她希望墓园能代她给丈夫祭扫。还有一对父母,14岁的孩子因不幸患病而去世,在疫情防控期间,他们也提出了代祭扫的请求。李秋遐和同事们都一一完成了他们交予的任务,并给他们发送了整个过程的视频,且寄回了祭扫的物品。

  “与客户们的每一次交流,都是在聆听一个个生者与逝者的感人故事,我也在其中感动着、思考着。代他们祭扫逝者的过程,我也像是在完成一次次历练与修行,和逝者家属们达成了情感的共鸣。”李秋遐说。

  新力量入职,殡葬服务业后继有人 

  来自吉林省白城市通榆县的文春雪,出生于2000年,今年还不到21岁。2018年,她参加了高考。填报志愿时有师姐建议她可以考虑报考长沙民政学院的殡葬专业,虽然这一专业比较冷门,但将来很好就业。带着这个想法,她没有征求父母的意见,便自作主张地报考了长沙民政学院的“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

  父母得知她报的这一专业后感到很不理解,但随着她远赴长沙求学,父母也慢慢接受了这一现实。2020年春季,文春雪在家上网课,其中一门课是“遗体防腐技术”。教学视频中,逝者的皮肤被划开,可以清晰地看到皮下组织和血管。在那一刻,她把房门关得紧紧的,生怕父母看到她上课的内容。不一会儿,她便冲到卫生间,恶心地呕吐了起来。事后,她又把一切打扫得干干净净,就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门课的课堂作业是实操,对一个动物内脏注射防腐液。这需要购买未煮熟的动物内脏,而市场上卖的大多是煮熟了的动物内脏。无奈之下,文春雪只得请父母帮忙,看看能否托人找关系买到动物内脏。父母通过各种关系最终买到了。之后,文春雪就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一边架起手机拍摄,一边用注射器给动物内脏注射防腐液,总算是完成了这一作业。“我也有过心理不适感,但平复心情后,感觉这都是能克服的学习困难。”文春雪说。

  去年12月,文春雪来到天津实习,入职于一家殡仪服务站,单位给她们六个实习生和毕业生租了一套叁室一厅的住房。六个孩子都毕业于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年龄相仿,都是20来岁;不同的是,有的学生毕业于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有的则毕业于长沙民政学院。

  来自重庆的女孩冉毅炫,当年报考殡葬专业时得到过同学们的认可,还得到了父亲的支持。选择这一专业的她,现在仍感觉自己所选择的专业和职业是“另类的、酷酷的”。娇小、瘦弱的她,看起来像男孩子一样干练。她平常爱看悬疑剧和恐怖影片,再联想到她从业的环境和接触的事物,确实让人觉得“酷酷的”。

  殡仪工作需要直面逝者和遗体,这对于一个20来岁的姑娘来说,不会感到害怕吗?冉毅炫说,她的工作是为逝者化妆,几乎每天都会触摸逝者的皮肤。最开始的几天,白天触摸了逝者后,晚上回到家看到桌子上的肉菜都会有抵触感,根本吃不下去东西。消毒水的味道也常常困扰她,一看到自来水哗哗地流,翻着水泡儿,她都会条件反射般地想起消毒水的味道。

  现在,她已克服了这些障碍,渐渐适应了这份工作。前不久,一位老太太去世,冉毅炫和同事一起去逝者家。在家属的见证下,她一丝不苟地给逝者描眉、擦粉底、涂腮红、抹口红……最后,家属们看到,亲人以美好的容颜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情不自禁地握着冉毅炫的手一个劲儿地说着“谢谢!”那一刻,冉毅炫认识到通过自己的工作,能让一个个生命以最好的姿态谢幕,这是很有价值的,这份职业也是神秘而神圣的。

  记得刚来天津工作时,冉毅炫主持了一位逝者的葬礼。这是一名20多岁的花季女孩,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结果遇到了报复社会的人,被捅伤最终失去了生命。看到她父母悲伤的样子,冉毅炫也非常难过。一想到和自己一样年纪的人因非正常原因而失去生命,冉毅炫就更加体会到生命的可贵,也因此更加珍惜眼前的这份工作。

  从事这样的职业,会不会难以找到对象?文春雪说,在学校里,相对其他专业而言,殡葬专业的学生确实难以找到对象,而且即使那些谈对象的同学,也都是在本专业内解决的。学校里,殡葬专业的学生同住一栋楼,而其他专业的学生走路都会绕得远远的。

  李秋遐曾经交往过一个男孩,起初她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工作。不久后,当男孩从一些渠道获悉她是在墓园上班,每天接触的都是逝者及其家属,心里便出现了动摇。男孩的朋友也旁敲侧击:“怪不得你最近老是运气不好……”于是,男孩悄无声息地中断了与她的联系,这份感情随之无果而终。

  在家里,父母现在已接受了文春雪的职业选择,但爷爷奶奶这一辈的老人还难以接受。每当有人问起你学的是什么专业时,文春雪都是模糊地回答:“技术管理。”这是一个女孩无奈的回答,也体现了社会对她所从事职业尚缺乏足够的包容度。温柔的手,坚强的心,我们理应对她们报以更高的敬意,但现实是,很多人都与她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社会偏见,把殡仪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和普通人相互隔开,无声无息地影响着她们的爱情与婚姻。文春雪和冉毅炫都还没有找对象,当谈及对爱情和婚姻的期待时,文春雪说:“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对方我的职业,如果他不能接受,我们就不再往下发展了……”

  云祭扫,家属在网上守候 

  疫情防控之中,在民政部门的推动下,线上祭扫、云祭扫也大力发展起来,界面也从电脑迁移到了手机上。现在,很多墓园在微信公众号上加入了“云祭扫”“网上纪念馆”菜单。逝者家属在进入“云祭扫”界面后,输入姓名和位置,即会见到逝者墓碑或灵位,再点击物品、上香等,这些虚拟的物品就会被摆放到逝者的墓碑前。这一看似简单的功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市民参与。

  河西区居民陈劲松在去年疫情防控期间办理了一家墓园的代祭扫服务,他同时了解到墓园的微信公众号里有“云祭扫”菜单,可以在网络上祭扫。怀着对父母的思念,他进入了云祭扫界面,看到了父母的灵位后,点击了界面上所有的水果、糕点、鲜花和电子香,表达了自己对父母的缅怀之情。

  让陈劲松动情的是,云祭扫平台有留言功能,每次进入界面,他都可以给父母写下一段不超过200字的留言。在半年多时间里,他先后进入云祭扫平台17次,每次都给父母留言,尤其是过年过节以及季节变换、家里有大事时,他都会第一时间在云祭扫平台上问候父母、报告父母。如今,他进入后台再次看到自己给父母的这些留言,读着读着就涕泪滂沱。

  云祭扫平台会记录和显示家属进入平台的次数,不会说话的数字,却表现着家属对逝者的惦念和缅怀之情。一些家属把云祭扫平台的留言区变成了自己与亲人沟通的平台,虽然知道永远也等不到回复,但仍然一次次进入、一次次留言,首页的数字也一次次增加,激励着他们再次进入、再次留言。

  感恩福座寝宫技术经理郭明昊介绍,随着时代的发展,各大墓园的云祭扫平台都可以采用智能技术和信息技术来完善和提升服务水平。以摄影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为例,将来,墓园将采购先进的摄像机,对逝者的灵位进行全息摄影和3顿技术制作,家属进入平台后,见到的是立体的场景,能体会更加身临其境的感觉。在留言区,也可以应用智能语音技术和人机互动技术,家属不仅可以文字留言,还可以语音留言。如果家属上传逝者生前的一段语音,后台还可以模拟制作逝者的语言,给予家属以亲人般的回话。“音容宛在”将不再停留在想象的层面,而将转化为现实。到那时候,殡葬服务业也将进入更加智能、更加现代、更加具有人文关怀的新阶段。(李吉森)

 
责任编辑:洪 涛 稿源: